激光光源租赁业务是光峰科技从2014年开始的经营模式-上犹新闻
点击关闭

电视现金-激光光源租赁业务是光峰科技从2014年开始的经营模式-上犹新闻

  • 时间:

武汉检测旅客体温

不僅如此,在開發租賃業務的同時,大量存貨流動資產被重新分類至固定資產當中,在業務模式上很類似於部分光伏組件生產廠商,將自產光伏組件用於投建光伏電站、後期通過光伏發電售電實現現金迴流。在這樣的模式下,對於公司的現金流壓力非常大,而這也是導致海潤光伏等公司現金流斷裂、瀕臨退市的主要因素之一。

【環球網 記者 陳超】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營業務為激光顯示產品及系統解決方案,主要產品有立足於ALPD熒光激光顯示技術的激光光學引擎和激光投影整機,產品領域主要包括激光顯示核心器件在電影、電視、教育和工程等行業的應用。招股書顯示,光峰科技的激光電影放映機光源在國內市佔率約60%,激光電視光機市佔率超30%。

資金及利息真實性遭質疑再來看光峰科技的資金數據。其中存在着一個很大的疑點。根據各期招股書披露,光峰科技現金流量表合併口徑下2015年和2016年末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分別為5375.1萬元和10116.1萬元,而同年公司利息收入金額則僅為13.29萬元,即便是在0.35%的活期利率下,13.29萬元的利息收入也僅能對應3797.14萬元的平均銀行存款餘額,顯著低於光峰科技2016年初和年末的賬面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

根據光峰科技披露的數據顯示,公司的租賃服務業務在2016年到2018年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146.41萬元、11842.86萬元和30431.71萬元,增速明顯超過了銷售業務。

重大合同可行性值得關注根據招股書披露的重大合同信息,光峰科技與「深圳市火樂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在2018年1月簽訂了「光機引擎組件」產品的大額銷售合同,涉及金額高達13180萬元,合同期限約定為「未規定期限,且寫明多個交貨日期,但仍在履行中」。

但與此同時,公司2016年末的短期借款餘額還僅為2120萬元,到2019年上半年末就已升至24200萬元,3年半時間里累計增幅達20倍;這也是光峰科技本次上市募集資金中,將有3.33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金額甚至超過了募投項目中唯一一項直接產生經濟效益的「新一代激光顯示產品研發及產業化項目」對應的3.13億元投資額。這也從側面證明開展租賃類業務,給光峰科技帶來了很大的資金壓力,從長期來看,公司的財務資源是否足以支撐這樣的業務模式拓展,也是值得懷疑的。對此,光峰科技在回復採訪郵件中表示:「公司對資金的需求加大是業務增長的結果。」

對此,光峰科技回復稱:「在火樂科技的訂單執行中,實際發貨的客戶除了火樂科技自身,還包括為火樂科技提供加工服務的中富康,為火樂科技提供供應鏈服務的億安倉。2018年公司對上述三者收入合計6500萬元左右,顯著高於2017年。」

此外,光峰科技的租賃類業務開展難度也在加大。根據招股書披露,光峰科技的租賃服務業務主要客戶大地影院,在2016年結算的營業收入為261.73萬元,當年末預收賬款為145.58萬元、無應收賬款;2017年結算的營業收入為979.11萬元,當年末預收賬款為286.13萬元、應收賬款為807.36萬元;2018年結算的營業收入為3736.3萬元,當年末預收賬款為0、應收賬款為3740.53萬元。從上述數據來看,光峰科技針對大地影院的結算方式逐年寬鬆,指向光峰科技的租賃業務在客戶銷售過程中的難度加大。

光峰科技於7月22日登陸科創板,成為首批在科創板掛牌的公司之一,對於科創板上市公司而言,核心技術的真實、排他性非常重要,是公司經營、盈利的基石。然而在7月29日晚間發佈了一則《涉及訴訟公告》,披露公司當日收到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送達關於台達電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起訴公司的三份《民事起訴狀》,原告稱稱其系第ZL201610387831.8號「熒光劑色輪及其所適用的光源系統」發明專利的權利人,而光峰科技為生產經營目的製造、銷售、許諾銷售「光峰極光投影機(規格型號:AL-LX410UST)」的行為,侵犯了原告上述發明專利權,給原告造成了經濟損失。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深圳市火樂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堅果智能影院在2015年完成了B輪融資之後,進行了較大規模的擴張,但隨後擴張的步伐開始放緩;不僅如此,該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還陷入多起買賣合同糾紛,旗下從事VR拍攝設備研製的子公司「深圳市深核視覺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清算。

對此,光峰科技則在採訪回復中表示:「大地應收賬款較大,主要系大地資金緊張,延期付款所致。截至2019年5月末,大地已經全部清償了前期欠款。」

在這樣的產銷背景下,光峰科技如果不開展租賃業務、不將存貨結轉到固定資產當中,就難以避免在存貨項目下存在大金額的產成品存貨科目餘額。這令人懷疑,光峰科技在原有激光電視光機產品直接對外銷售難度加大背景下,開展租賃類經營模式是否是不得已的選擇?如果沒有將上述存貨結轉為固定資產並對外租賃,上述激光電視光機是否有能力實現對外直接銷售?

但是從實際銷售情況來看,光峰科技針對該客戶銷售的「激光電視光機」產品在2017年金額還多達1689.74萬元,但是在簽訂了上述大額合同之後的2018年,銷售金額則驟降至566.05萬元。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銷售數據,光峰科技2018年向「河南中富康數顯有限公司」銷售金額達4985.39萬元,並位列第五大客戶的位次,並未與火樂科技作為統一客戶做出披露;但是從新簽訂合同信息來看,光峰科技的合同銷售方僅涉及火樂科技一家公司,並未包含中富康、億安倉等公司信息。

高貨幣資金餘額對應極低利息收入的數據表現,與此前爆出貨幣資金造假的康美葯業、輔仁葯業等公司具有很高相似度。對此光峰科技解釋為:「在存款金額波動較大的情況下,根據年初及年末餘額計算的年平均餘額推算利息收入,不具有合理性。」但並未否認,該公司2016年度平均貨幣資金餘額,低於資產負債表公布的期初、期末餘額這一數據推測結論。

對此,光峰科技也在公告中表示:「若敗訴,公司將不能製造、銷售規格型號為AL-LX410UST的這款產品,並按法院判決執行賠償。」剛上市即遭專利起訴,本已令光峰科技頗為尷尬,而與此同時針對該公司經營模式可持續性,也存在很多質疑。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產品產銷信息顯示,光峰科技的產品產銷率並不高,存在大量產成品的積壓;即便是將對外銷售的激光電視整機納入計算,2017年和2018 年激光電視光機的產銷率分別為 70.23%和 83.04%,存在約六分之一的產成品積壓比例。

租賃業務帶來的資金壓力根據招股書披露,激光光源租賃業務是光峰科技從2014年開始的經營模式,在該模式下,是將公司自產的核心產品激光影院光源,從原先的直接銷售模式,改為部分對外租賃的收費模式;這在財務數據上導致公司的部分存貨資產,被結轉為固定資產。

今日关键词:浙江延期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