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芃芃在2019年感触最深的创业寒冬就是直接融不到钱了-惠州市新闻
点击关闭

项目2019-让芃芃在2019年感触最深的创业寒冬就是直接融不到钱了-惠州市新闻

  • 时间:

郭富城母亲去世

一家公司倒閉的原因有很多,團隊、市場,當然也有一部分和投資人有關係,是綜合作用的結果,很難一言說清。

芃芃從事生鮮供應鏈領域近7年時間,經歷過種植、分揀、加工、物流、配送、2B2C銷售等各個環節,同時也算是最早一批通過互聯網賣生鮮的淘金者。

像Alice這樣的小型創企,白手起家,從未拿過風險投資。天使輪的資金基本都是從自己口袋出。當時的Alice認為自己有資源,而大股東有資本,創業成功是大環境下水到渠成的事情。然而雖然在業務較好的時候,利潤還是比較可觀的,但Alice選擇把賺來的錢再次全盤投入后,這錢就打了水漂。

公司破產並非毫無徵兆,但大多數員工都沒注意到。

「除了人力,不做燒錢事情。價格方面,也不打價格戰。養活團隊應該還是可以的。」Sab笑道。

  “2019年,中国经济环境遇到了挑战,同时也是大浪淘沙的一年。很多创业公司遇到来自大环境的挑战,融资困难,尤其是那些炒作概念、没有技术实力、恶性竞争、喜欢包装概念的公司逐渐被淘汰出局。这其实是好事,使得经营环境变得更好,投资人和创业者远离浮躁的情绪。当下,很多行业的投资减少了,每个企业都在压缩成本,能为企业提高效率、压掉水分、缩减成本的公司往往能够获得更多的盈利。”在exands创始人卢国鸣看来,2019年其实也是创造真正基业长青的公司的契机。

2020年的春節,降薪、被裁、倒閉也許會成為了繼相親、年終獎后大家更關心的話題。

「2020年將是前景很好的一年,去年的挫折已經證明中國經濟是堅韌的,經得起打擊的。高新技術企業將獲得更多的支持,各行業更注重智能技術的應用和企業效能提高,這對我們來說都是利好,意味着客戶對我們的服務需求更高,客戶黏性也更強。」exands在2019年依舊實現了穩健高速的業務拓展,通過基礎架構的運營服務,為海底撈等處於內需行業的客戶的門店、辦公室、購物中心、工廠等實現智能化改造。在盧國鳴看來,企業注重人效比,通過技術研發,讓每個員工創造更多的價值,這一點讓公司保持了較強的競爭力。

據時代數據創業公司數據庫統計,截至12月1日,今年一共有327家創業公司關閉。其中,在6月份關閉的公司最多,達到265家,佔81%。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新增創業公司僅1427家,而失敗的創業公司佔比達到23%。

與此同時,芃芃自己的項目也開始在2019年醞釀、萌芽。

「只是覺得創業公司可能都缺錢,同時公司保密措施做得比較好,一開始我們都以為公司只是現金流不好,不至於破產。對於公司真實的資金情況,內部員工幾乎和外界是同一時間知道的。」Sab很無奈。

與一般選擇一線城市的大玩家不同,芃芃選擇了蘇州、合肥、天津。「當然是因為當地有同學的關係,就是最簡單的社區生鮮店,但是我們加入了互聯網運用以及自身供應鏈優勢,所以我深刻體會到商品力的重要性,便宜、新鮮、口感不差就能活下去,我自己的創業門店因為管理層都是合伙人,所以不存在裁員一說,門店員工這塊我們一般也不會主動裁員,當然還是有人因為個人原因離開的,現在臨近年關我們也給每位員工準備了個春節紅包,雖然比不上電商公司那麼大氣,但聊勝於無吧,2019年自己創業項目經營凈利潤率大概在2%左右。」

據獵雲網採訪統計,不少人在2019年年底被裁后,選擇拿着賠償提前回家過年,2020重新回到所在的一線城市,繼續找工作。其中,有部分人期望在2019年學習相關技能的培訓,可以幫助自己在2020實現職業轉型,也有不少人希望繼續從事之前的工作內容,對2020的招聘市場持樂觀態度。當然,還有一部分人,在被裁后選擇自主創業,加入2020的創業大軍,為這次寒冬添加一些暖意。創業九死一生,以下是他們從被裁到創業的故事。

芃芃透露,某賣菜電商去年融了5次B輪,估值幾乎沒動,年中的時候資方直接把一個聯合創始人都換掉了,下面自然也經歷了一波大換血。某阿里系生鮮電商則是去年3月財年結束的時候大裁員一直持續到年底,釘釘上單位總人數也是指數級下降。某騰訊系生鮮電商裁員則集中發生在8-11月,企業微信上大概有一半人不見蹤影,剩下的一半中又有一大半不認識。

「16年剛開始起步的時候,行情還行,後來有較大體量的公司都到這塊領域后,公司業績萎縮,我們開始放棄車險業務。」

在芃芃看來,生鮮電商的情況都差不多,就是融到錢了,招人、加薪、擴張、增長,錢燒完了就裁員、優化、萎縮。阿里系生鮮電商情況比較特殊,因為阿里系做生鮮的事業部或子公司太多了,互相間就像「九子奪嫡」,一旦被杭州放棄就意味着基本是關門裁員。美團系、京東系因為本身自營生鮮這塊營收佔比不如其它主業,所以人員調整都還正常。

讓芃芃在2019年感觸最深的創業寒冬就是直接融不到錢了,尤其下半年,連頭部公司融資都困難。「我自己跟一圈投資人交流下來,就是VC也缺錢,很多VC投着投着投成創始人了。因為創業項目划水的太多,所以下半年VC跟創始人打官司的也不在少數。另外,經濟環境不好,消費降級明顯,所以生意普遍難做,人工與物價雙漲又進一步壓縮了消費慾望,過冬中最重要的策略就是接地氣,什麼好賣賣什麼。」

「我是聯合創始人,股份佔比30%,大股東佔比70%。」據Alice透露,公司最大規模時員工在80人左右,當業務萎縮后,為了保證最低開發量,直接裁員到15人(包含管理團隊)。她也就是在此時選擇了離開。

在創業的坑上,Alice總結了3點:1、合伙人很重要,管理團隊也很重要,但是有現金支持最重要;2、好的業務不是一蹴而就的,還是要靠慢慢建立的,但是創業公司,時間上等不起;3、當市場行情變的時候,不能固步自封,一定要緊緊的跟着市場走,船小好調頭。

燒錢補貼擴大用戶數,最後燒的每一分錢都成為了壓死這家巨獸的最後一根稻草。

身為80后的Alice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和體貼的丈夫,2016年她加入了杭州創業創新的大潮,卻未曾料到在2019年的寒冬,創業三年投入的錢都沒了蹤影。

期間在5月底,呆蘿蔔給芃芃直接開出2倍薪酬試圖挖人。「最後我想了想這待遇實在過於嚇人就沒去,還好沒去,要不然現在得參加集體討薪了。」芃芃一臉淡定。

生鮮電商錢燒完了就裁員、優化、萎縮,我選擇從二三線踏實起步

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透露,「今年投資階段上會向後移,偏早期項目投資力度會下降。對創業公司而言,面對資本寒冬,首先是要有定力和耐心,夯實企業內部管理,尤其是精細化管理能力,其次,要把核心競爭力做出來,尤其是技術到產品的能力,市場化的能力。」他預測,在2020年,包括新一代信息技術、硬科技、生物醫藥等在內的科技創新領域將成為投資側重點。

「我這還算好了,杭州還不少人抵押家裡房車地的,傾家蕩產、後面也破產告終。」Alice苦笑,雖然血本無歸,但好在自己也不是最慘的那一批人。

「我之前所在的電商行業本就是個競爭異常激烈的行業。To C的電商行業除非帶着大資本爸爸入場,不然還是奉勸各位創業者謹慎。」2019年的資本寒冬是Sab就業以來第一次失業,但由於本身還有副業支撐,這場寒冬對於這位滬漂姑娘來說還不算太冷。

正是因為電商行業的高波動與不確定,芃芃自己的項目特別注重現金流,也經常跟合伙人以及員工聊「如何才能過冬」。芃芃每家店的財務指標是全員公開的,基本薪酬都是當地社保最低繳費基數為底薪+經營獎金,並且一直堅持給全體員工繳納五險一金,雖然是按最低標準但他覺得還是要交,這是對員工負責。「雖然有些員工不理解,但這事上我比較強勢、沒得談,如果一個人想好好在融入當地社區,那麼五險一金是必備的,不要這塊的人基本上穩定性也差。」

項目更少了,倒閉更多了;加薪更少了,裁員更多了。

創業者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Sab加入這家電商公司1年半,主要負責平台的公關工作。最好的時候公司人數高達800人,當時前景一片大好。雖然工資給出的薪資略低於行業平均水平,但是公司給出了不錯的期權,這也就吸引了一大批人進入。

2019年1-10月,芃芃都在某頭部生鮮電商負責類目采銷,經歷了3月-7月買菜到家賽道的補貼大戰,見證了一個月巨虧3個多億的「盛況」,0元起送0配送費讓整個Q2訂單量呈爆發性增長,大量前置倉日均超過1000單,GMV數據指數級上升,但是Q3各家都燒不動了,數據也隨之下滑。

前些日子網上一段對話爆紅,創始人要求員工每天設計100張圖供選擇,而且要做到滿意為止。變相裁員做到這份上,不點自破;更有甚者為了年底不放帶薪假期,選擇年前辭退員工,泰國團建回來就辭退也是傷透了員工的心。360則是更讓人哭笑不得,年會上給出了特等獎「免裁券」,有效期為一年。當然還有不少企業選擇降半薪給過年的,真是給互聯網+員工開了個好年。

1月1日,Sab創業的項目上線了,併當天獲得第一筆訂單。這個項目和之前就職的項目不同,是針對大宗貿易物流領域,主要幫助企業解決在尋求社會運力時所衍生出來的各種需求。因為合伙人原本就是大宗貿易領域的,所以Sab的轉型也不足為奇。這個12人的團隊就在2020的第一天揚帆起航了。

對於即將到來的春節,Sab表示當然得回家,但是之前會先去芽庄度假,因為便宜。

從7月底開始,芃芃所在公司的上一輪融資燒得差不多了,競對資金則一直緊巴巴的,所以各家都開始了削減成本之路,最直白的手段就是降薪或者裁員,但是漲工資容易降工資難,絕大部分人選擇補償離職,芃芃是10月份走的那批。

雖然Sab的創業才剛剛開始,但這個勇敢的80后女孩始終保持樂觀向上的態度。見過了那麼多互聯網平台的生死存亡,她明白了資本都帶血。

2020年,芃芃希望自己的創業項目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投資人,能把現有的Demo按上市標準正規化,可複製、可存活、可增長。「2019年是節衣縮食度過的,2020年大不了再繼續唄,已經到谷底了還能再差到哪去。」芃芃笑道,「我個人就是沒有談攏未來規劃的投資人、設定目標過於不切實際的投資人、對寒冬中沒有長期扶持意願的投資人,一律不接待,就算項目維持現狀也不去吹泡泡,大不了發展慢點好了。」

有人累積資源、人脈走向創業的,自然也有人創業失敗走向打工。

原標題:從降薪、被裁到創業 2020他們選擇重新出發

12月份失業后,Sab就開啟了她的創業之路,基本是無縫銜接。「有的忙了,就不迷茫了。」

Alice的項目主要是搭建一個互聯網+保險的平台,做線上的車險。項目致力於簡化車險購買流程,只要提交證件就可以在線辦理,而且價格比實體保險公司更為便宜。為了綁定客戶,凡在平台上購買車險的客戶,公司贈送行車記錄儀。類似的補貼活動是Alice團隊吸引用戶常用的方法。

  如果放在过去,你可能会在意年终奖发不发;但是今天,不降薪、不裁员俨然成了好公司的判断标准。

芃芃老家在江西南昌,現在高鐵開通了,回去3個多小時還算方便。「因為高鐵上是有移動信號的,方便突發性工作,直接筆記本連手機熱點就能處理,我們有同事就是在回家高鐵上被拉上一起開電話會議,飛機出行就容易耽誤工作。雖然很多同事開車回去,但都是萬不得已,畢竟搶票也要時間精力,而干生鮮采銷工作都是起早貪黑的,很少有機會專門去搶票,我自己一般都是12306車票候補功能,高鐵上幾小時休息時間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

「我個人來講,甚至我的同事和同行朋友們,都已經習慣了互聯網公司這種飄忽不定的政策,所以基本上被裁員或者優化也都挺坦然的,再換一家唄,又不是找不到工作,反正來來去去就這麼幾家。」芃芃作為生鮮電商的老兵,早已看開了這互聯網的動蕩起伏。

從生鮮行業角度講,芃芃覺得活下去不難,因為人總是要吃飯的,但是從電商角度講,那就不一定了,現金流為負、盈利模型僅存在於PPT上的電商,規模增長得有多快死得速度就有多快。

所以,降薪裁員並非良策,技術創新能力和公司產品、團隊的市場化能力才是企業活下去的根本。

至於過年,芃芃表示,生鮮電商人的年,該怎麼過還怎麼過。

其中北京、上海、廣東和浙江四個地區創業公司集中,死亡數量也最高。其中北京關閉的創業公司最多,達124家。金融和電商是企業倒閉數量最多的2個領域。

2019年的寒冬,比過去幾年都要冷一些。

創業失敗血本無歸,他們選擇踏實打工

Sab知道公司快不行的時間和媒體知道的差不多,在媒體關係群記者老師們的真誠關心下,Sab略帶些委屈。和汪峰老師瘋狂想上頭條的殷切不同,公司因為「被倒閉」頻繁上了媒體頭條。

缺錢,是創業公司們在2019年面對的首要問題。投資者相對往年,在2019年的投資態度更為謹慎。資方的投資成為了壓死了55%倒閉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相較於後期輪創業公司,早期企業更容易死在創業路上。

「一般生鮮電商過年過節都是不打烊的,但是企業員工基本都會安排輪休,比如節前提前回去一批,節中回來,然後過節值班的再回去。我們采銷供應鏈團隊也是輪休制,但就算回家也一定要筆記本電腦不離身以防突發工作,去年大年初一在家,雖然家人都在熱鬧過年,但我仍然抱着筆記本在處理采貨及入庫事宜,然後端午節、勞動節這種小假就壓根沒休過。」干生鮮這行就是掙辛苦錢,時間非常碎屏化,芃芃已經很久沒有休過5天以上完整假期了。

「我不希望被唱衰,畢竟很多平台可能因為唱衰,就真的要掛了。」Sab說,「我心已經死了,自暴自棄了。」在Sab看來,很多媒體根本不管事實如何,在沒有溝通聯繫的情況下就出了稿件,讓這家滬上電商的現況雪上加霜。

商家催債、老闆失聯,2019我第一次被裁、也是第一次創業

現金流燒沒了。從破產前的變相降薪,到有一個月績效不發,到最後一個月索性工資都沒了。「其實績效就等於工資,不發績效對於很多員工來說就是等於降薪。公司現在破產清算,員工都去仲裁,這筆錢最後能不能拿到都是未知數。」Sab搖搖頭,對於其他損失她根本不想再提。

在獵雲網的採訪過程中,有不少之前處於早期階段的創業公司CEO在公司無法活下去之際,選擇了投奔大公司的懷抱。而大公司也相較於普通應聘者,更青睞這些有過創業經歷的員工,甚至在招聘內容中就會標明「有創業經歷者」優先。在2019年,創業者流向大公司成為了一個趨勢,在投資人越來越謹慎、創業機會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打工成為了不少創業者的又一選擇。Alice就是其中之一。

「我只想買個房,然後安安穩穩打工。」

梧桐樹葉飄落在上海的街道,依稀記得有人說過,來上海如果不住在梧桐樹下,就少了這個城市別樣的小資情調。秋意漸涼,但當時Sab沒想到,漸涼的不止秋意,還有就職公司的現金流。

燒錢補貼十幾億、老闆失聯跑路、商家上門催債…每一個頭版頭條都像刀子一樣戳着這位資深公關的心。公司從投資界寵兒變成了無人接手的燙手山芋。

「年紀大了,追求安穩。」Alice看着女兒,眼裡充滿了溫情。她表示,年後會去大企業找找就職的機會。

這樣一來,也不難理解企業為了在熬過寒冬,選擇優化僱員結構和降薪來縮減開支,從而「活下去」。

和以往一樣,Sab化着精緻的妝容行走在靜安寺,正準備參加上海的媒體人晚會。

2019大浪淘沙,2020 VC更看重自我造血能力

雖然Alice表示吃盡了創業的苦,2020踏踏實實打工,但考公務員和編製卻不是她2020的目標。用她的話來講,創業過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去考公務員。但是,或許每個人追求的不同吧,她補充道。

2019年大廠也在裁員,小公司生存更成問題,同崗位薪資水平相比之前有所下降,再招的崗位數量也明顯比之前少。

今日关键词:锡安首战詹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