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哈佛品牌“H系列”车型销量出现明显下降-沙河新闻
点击关闭

汽车长城-但哈佛品牌“H系列”车型销量出现明显下降-沙河新闻

  • 时间:

林书豪40分6篮板

7月中旬,長城汽車公布了上半年的銷售成績,車賣的多了但凈利潤在下降。上半年總共銷售了49.53萬台,同比增長4.7%;但凈利潤同比下降58%,下降達到15.7億元。一增一減,增的是銷量、減的是凈利潤,以價換市這樣的操作到底值不值,只能讓時間給出答案。

以價換市?還是適可而止市場下滑,長城汽車卻逆勢增長,漲幅達到4.7%,雖然漲幅不大但跑贏了市場大盤。數據看上去華麗,但藏在背後的除了以價換市之外,銷量結構也能反映出它的問題出在哪裡。

銷售人員稱,店內的哈弗H6運動版是目前哈弗旗下優惠幅度最大的車型,2.3萬的現金優惠,優惠完了也就9萬塊錢的裸車價格。隨後記者諮詢了6月份銷量破萬F7車型的優惠力度,同樣也是只有7千元的現金優惠,現在已經換成國六排放標準,1.5T車型充足。

國五清倉 年底力度加大財經網近日走訪哈弗、WEY品牌的多家4S店。工作日,北京某哈弗4S店內有少量消費者在看車,主要是諮詢哈弗H6車型。「現在,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H6,畢竟是銷量支柱,賣的一直都不錯。」銷售人員隨後還表示,「H6的優惠不大,就只有7000元的現金優惠,而且國六的沒有2.0T發動機版本,現在只有國五/國六的1.5T車型,國五2.0T的六月份就賣完了,需要的話還得找。而且現在不給2.0T國六的車,說有,但現在一直沒到店。」目前來看,哈弗品牌現在在進行國五的1.5T車型清倉工作。

長城汽車的銷量主力還是來自於旗下的哈佛品牌,上半年就貢獻35萬輛的銷量,同比增長8.5%。但哈佛品牌「H系列」車型銷量出現明顯下降,「F系列」一直在撐場子。畢竟,H系列的車型老舊,已經得不到主流消費群體的認可。

一直以來的銷量支柱,哈弗H6上半年同比下滑17%,銷量為18.25萬輛;哈弗H2銷量不到2萬輛,同比下滑超過50%達到57.47%。

年初,諸多車企對市場遇冷有所展望,但很明顯現實情況已經超過了預期。隨着自主一線品牌吉利汽車先調整了年銷量目標,長城汽車也跟着進行調整,下降11%,120萬的銷量目標換成了107萬輛,就這樣縮水了。

WEY VV系列其實也挺尷尬,從產品角度來看,VV5一直沒給市場提供4驅車型,頂配的四驅只活在配置單上;VV7一台2.0T的發動機拖着一個2噸重的車身,再加一套四驅系統,先不說價格會上去,車重的增加油耗也會增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索性,直接給VV6加一套四驅,讓它走量。「反正買VV6的,大多數都會買四驅車型。」銷售表示四驅的車型會更好賣。

兩大主力車型銷量均下滑嚴重,但整體的銷量仍呈增長態勢,新車型的功勞必不可少。眾所周知,長城旗下有多個子品牌,包括哈佛、WEY、歐拉,而這三個品牌,在去年6月上市了共5款(哈佛F5、哈佛F7、WEY VV6、歐拉R1、歐拉iQ)車型,顯然這些新車在去年上半年的同比基數是0,對於整體銷量的提升效果有着明顯作用。

連續幾年的銷量破百,2019年年初,長城汽車公布去年的凈利潤同比增長6.97%,達到了53.95億元。同時,把2019年全年的銷量目標樂觀的定在了120萬台。

上半年的49.35萬輛銷量,佔了最新年度目標107萬輛的46%,距離完成目標還有一個比較長的路要走。

總結:長城汽車在2018年的業績表現,確實讓人眼前一亮。但在整體車市調整時期,將年銷量目標提到一個新高度,不平穩度過還尋求更高的目標,是好事但也要分時機。從50到55很容易,但從100到101很難。

綜合來看,哈弗H6現在清倉國五1.5T車型,國六2.0T的還沒投放到北京市場,而國五的存貨又早就賣的差不多,想買價格相當的2.0T車型,消費者目光可能就會投放在F7上。到了年底,國五的優惠力度將會更大,到時可能會迎來又一波的銷量提升無論是哈弗還是WEY品牌,但都是湊着國五這波降價潮。

WEY品牌的4S店顯得有些冷清,工作人員+消費者不超過5人,基本上沒什麼人來看車。記者針對VV6車型進行了了解,銷售人員稱「現在,VV6 2019款優惠6000元,2020款的沒有優惠,因為新款的配置增加了,就沒優惠了。」再看VV5、VV7、P8雖然買不動,但優惠也不高,VV5的優惠力度也在6000元左右。銷售人員還表示VV5就一直沒來過四驅車型,一直接賣兩驅的。而VV7又因為入門門檻相對要高一些,買的人更少,展廳里有一台VV7、P8的「特價車」優惠均在3萬以上。

120萬目標縮水雖然連年銷量破百萬,而且還定下了一個更大的目標,但其實長城汽車自2017年以來,平均單車利潤一直呈下降趨勢。今年上半年平均單車利潤達到了0.32萬元,還不及2018年的50%。

長城汽車布局新能源市場的品牌——歐拉,在上半年買了2.7萬輛,挺進了新能源汽車前十的榜單。單看6月份數據,歐拉R1的銷量0.39萬輛,而iQ的銷售數據顯示僅有564台。

2018年,長城汽車在整體車市28年來首次負增長的情況下,完成了全年銷量同比增長1.17%,再次突破了百萬大關。

那麼,接下來長城汽車該如何選擇。下半年不再以價換市,即使完不成年銷量目標,也要讓凈利潤好看一些;繼續以價換市,提高市場佔有率,但要接受數十億的虧損。

店內停着的歐拉iQ和R1,幾乎沒人過目,「現在電動車不好賣,充電太費勁了出遠門也不方便。」銷售稱。

哈弗沒有大力度的優惠,銷量好的優惠力度均平穩在5000-7000左右的現金優惠,表現平平的的優惠1萬-2.3萬元之間。購車金融方案推出最高2年免息政策,還有金融貼息9000元,舊車置換補貼4000元,貸款手續費收取5個點的費用。

再看長城旗下高端品牌WEY的銷量,也不容樂觀。上半年共銷售4.69萬輛,6月份VV5售出1002輛、VV6售出4691輛、VV7售出1016輛、P8僅為47輛。 數據表現,WEY VV6在單一品牌里的銷量貢獻較大,同門的兩兄弟表現平平,另一位略顯慘淡。

由於P8是一台混動車型,雖然上的是綠色牌照,但仍需要燃油指標來購買。但即使給出了3萬的優惠價格,落地價格也接近了30萬,這樣的價格放眼車市能買到不錯的合資車型。

今日关键词:伊朗油轮发生爆炸